党员生活

37年,他在乡村小学讲台上——

37年,他在乡村小学讲台上——

 

在武汉市黄陂区,一辆白色的电动摩托车正在乡村阡陌纵横的田埂路上穿梭。车子的主人田国安,是该区蔡店街土家族小学校长。他正带着批改好的一摞卷子,骑车前去家访的路上。

从疫情开始直到现在,为了37个“自己的孩子”,田国安每周都会往返几公里山路家访,给孩子们送课本、送试卷,帮助孩子上网课,检查孩子们的学习状况。

而这,只是他坚守乡村教育战线的一个缩影。

37年扎根偏远乡村,37年投身乡村教育,田国安用一颗师者的真心,坚守着自己的精神家园与梦想,把自己的一生年华奉献在这片热土之上。他没有走出乡村,却让许多孩子飞了出去,展翅翱翔。

近日,记者来到土家族小学寻访这位党员教师。虽然离武汉市区只有不到两个小时的车程,但是这里却是与繁华都市截然不同的另一个世界——

微信图片_20200630093756

《党员生活》2020年第6期·上封面人物:田国安

疫情挡不住小小车轮

跟着田国安电动摩托车,经过一段颠簸的砂石路,我们一起来到了学生小磊的家。田国安向记者介绍:小磊今年在土家族小学上四年级。两岁时候父亲因病早逝,母亲不知所终,他便跟着大伯一家生活。

正拿着手机上数学网课的小磊,十分腼腆,见到田国安才露出些笑容。

“你网课上得怎么样?不要玩游戏啊,别想那多,你将来肯定有出息的,一定能如愿当上作家。”田国安拿出了几张卷子和练习册,一边反复嘱咐小磊。

微信图片_20200630093807

 

“这伢品学兼优,他的理想是当个作家,就是心思有些重,要经常开导。”田国安格外关照这个学生,经常去他家里看望和关心他,并多次前往区教育局和学生资助中心为小磊筹得资助款项2000元。

疫情期间,学生在家上网课,小磊没有手机可用。田国安知道后,先是把自己手机借给他,随后垫资为孩子购买了一部手机,并积极联系学校解决了这个问题。

疫情期间,土家族小学37名长期在校生的家,田国安平均都去过四五次,多的有10余次,有时一天要往返10多公里,送书、送卷子、督促上课,还要普及防疫知识。

8岁的小怡是学校三年级的学生,坐校车是她每天上学最开心的时刻:“每天早上,田校长都会站在校车旁等着我们。”

小怡的妈妈说:“我们夫妻俩都在家务农,平时也不太会教育孩子,田校长经常来家里检查孩子的学习情况。把孩子交给田校长我们都很放心。”

微信图片_20200630093801

 

“作为乡村老师,家访是再平常不过的,从参加工作开始就是这样。”说起这些,田国安习以为常。从1983年9月成为民办老师开始,家访就成了他的一种习惯。只要是他教过的学生,他几乎都家访过,孩子们家住在哪个湾,父母是干什么的都一清二楚。在90年代末,田国安购买第一辆摩托车之前,他都是靠步行,一家一家的访,从放学后遍地炊烟时开始,到各家熄灯才结束回家。

一句承诺,守了一辈子

今年57岁的田国安出生在这片土地上,父母一生勤劳务农,他是家中的大哥,下面还有3个弟弟妹妹。田国安说:“别看现在这里家家户户都住上了小楼房,走上了水泥路,但那个时候这里真是穷山沟。”

田国安的家并不宽裕,1983年,成绩不错的田国安高考时仅差了几分,遗憾落榜。他本想复读一年,实现自己的大学梦。

同年,海军某部队也来此征兵。走出这穷山沟,到一辈子没见过的大海上成为一名海军,田国安在梦里也憧憬过这样的画面。

然而作为家中长子,看到父母为生计忙碌,田国安思考再三,只能忍痛把各种梦想埋藏。

偶然间,田国安看到源泉小学招聘民办教师的消息,便前去应聘,成绩不错的田国安顺利通过考试。

在农村,教师资源奇缺,底子不错的田国安很快就被安排成为毕业班的班主任,不仅教语文,还兼任了数学和音、体、美等7科的教学。

微信图片_20200630093831

 

“这些孩子和我一样都是这穷山沟里的伢,一定要让他们把书读好,走出这里,去外面看看。”田国安第一次看到孩子们质朴的眼神时就暗下决心。

虽然每个月只有10元的微薄工资,田国安依然一头扎进学校,把家安在简陋的宿舍里。白天上课,晚上在昏黄的灯光下批改作业、备课。同时他还每天抽出时间复习——他始终没有放下自己的大学梦。

就这样,教尺执手,青灯为伴的民办教师生涯一过就是9年。

田国安的不懈努力终于得到回报,1993年,他以超线30多分的成绩考入武汉第四师范学校,圆了他的升学梦!

他离开学校去上学时,同事感叹他终于可以走出去了,家长送来鸡蛋表示感谢,学生们则是万分的不舍。

他告诉孩子们:“我会回来的。”

两年的脱产学习清苦而充实。家中有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,每月30元的补助远远不够田国安一家子用度。学业结束时,田国安欠下万余元外债。

“在武汉找个学校当老师,环境好,收入不错,能很快把债还上。”这是田国安毕业时听到最多的建议。

看到同学纷纷把脚步迈向了城市,田国安犹豫了。

然而,一想到那个他工作了9年的破旧小学校,那些憨直朴实的孩子,那一双双渴望知识充满梦想的眼睛,田国安觉得自己肩上这担子无论如何也卸不下来。

“有些事情,总要有人做的。”

田国安毅然回到了源泉小学,兑现他的诺言,回来守护孩子们的梦想。

孩子得知他回来,兴奋地在校门口迎接他。家长庆幸地说:“你能回来我们就放心了!”

“我一生就教过三个学校……”

回到源泉小学的田国安不仅转变身份成为了一名公办人民教师,更是成为教导处主任,参与到学校的教学管理中。

1999年,比源泉小学更偏远的姚家山小学缺少教师的消息传到田国安耳朵里。一想到那里的孩子因为没有老师白白浪费大好的学习时光,田国安心痛不已,立刻请缨,前往那所只有不到70名学生的小学。

由于学生少,教师资源缺乏,姚家山小学当时只能“复式教学”,将几个年级的孩子合在一起上课,教学效果大打折扣。2000年,在田国安的建议下,姚家山小学与源泉小学合并。

2003年,田国安光荣地加入了共产党。

2004年,田国安出任源泉小学校长。

37年来,田国安一直在偏远乡村的小学中辗转,始终牢记共产党员的第一身份,组织安排去哪里,哪里的学校需要,他就去哪里,哪里没有人坚守,他就去守着那的孩子。

“我一生就教过三个学校,源泉小学、姚家山小学和土家族小学,在这个方圆不到20公里的山村呆了一辈子。”田国安说。

如今,这三所小学合并成一所土家族小学,除了五六年级学生委托在蔡店中心小学上学外,在校学生只有37名。

整个学校是“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”,干净的塑胶跑道、崭新的校车,应有尽有……田国安带记者参观学校时,一会拉开教室门介绍新配的电子白板,一会展示他新建的学校食堂,一会指着一片绿地讲述着他的整修计划,言语间更像一个家长规划自己温馨的家园。

现在,学校二年级只有6个学生,田国安指着教室6张课桌,动情地说:“别看这只有6个孩子,但是谁知道,他们当中不会有未来的科学家、教授或作家呢?”

微信图片_20200630093825

时间化不开这浓浓深情

说起自己37年来教过的学生,田国安如数家珍,一大批孩子在他的教导和鼓励下,继续努力和深造,走出山村。

家住源泉村鲍家畈的范天璋在学校读五年级时,父亲被查出癌症,母亲身体也不好,眼看就要辍学。田国安知道后,第一时间鼓励他继续上学,并自掏腰包为他垫付下学期的费用。最后范天璋如愿考上田国安的母校——武汉第四师范学校,并留校任教。

田国安的学生汪凤霞家住汪家畈,家境贫困但非常努力,她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乡中学。田国安一直与她保持联系,鞭策她刻苦学习。后来,汪凤霞不仅十分争气地考上大学,如今更成为上海某知名高校最年轻的教授之一。

源泉砦湾有一家姐弟三个孩子都是田国安的学生,三个孩子都如愿考上大学。长姐陈继英当了中学教师,老二和老三也成为律师和科研人员。

还有更多的人,学成归来,建设家乡。

而谈到未来,田国安却有些沉默了,还有3年,他就要退休了。他要找一个愿意扎根农村,和他一样关爱这些孩子,有更广博知识的人托付,然而这并不容易。

“越偏远的地方,越没人愿意来,我很能理解。”田国安告诉记者,这些年,陆续也有一些支教或分配而来的年轻教师,但是都呆不久就走了。

曾经有一位教师离开的时候也同样万般不舍,但由于在山村很难解决个人婚姻问题,他只能选择回到城市。

田国安曾经想说服自己儿子大学毕业后回来和他一同坚守:“儿子拒绝了。如今他也在武汉找到很好的工作,有不错的收入。在他看来,我这一辈子辛劳忙碌,好像没什么价值。但我不这么认为,我这一辈子虽没有走出大山,但教过的学生有律师、教授、建设新农村的栋梁……这不就是我的价值吗?学生成人成才就是我最大的成就感,我对得起自己胸前的党徽和入党誓言。”

田国安最大的心愿,就是有更年轻的老师能来这里教这些孩子,有更多的政策包括职称、待遇等向乡村教育倾斜。

田国安最后说:“我身为校长快退休了,但作为党员却永不退休。只要身体允许,组织需要,我还会回来给孩子们代课。”(党员生活全媒体记者冯杰 赵雯;通讯员 李小明)

END

来源 | 《党员生活》2020年第6期·上,有删改

精彩推荐

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