党员生活

全景全息呈现唐宋文学——文学史领域的数字化实践

“十一”前夕,中南民族大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王兆鹏走上湖北省图书馆“长江讲坛”,讲授“唐宋文学地图里的诗词奥妙与文旅路线”。

唐宋文学编年地图,源自王兆鹏主持的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招标项目《唐宋文学编年系地信息平台建设》。该项目于2012年立项,100人的团队,奋战5年,2017年3月上线,当时收录150余位文学家作品,目前增至400余位。王兆鹏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2021年,融合文学、历史、地理等综合信息平台将全面升级,汉、晋、六朝文学将加入其中,他的远期目标是中国古代文学史全景全息呈现,“一本融媒体的书”。

人文学者的数据实践

格律词藻不再是王兆鹏讲授的重点,数据挖掘、转化、运用,成了这位文科教授的关注点。唐宋文学编年地图,收录400余位诗人、词人作品,加载时间、地点等社会背景,一首诗、一阕词,全息全景展现历史点滴,连接起来,是情景交融的往昔。

实施过程中,数据采集有大量的勘误、补阙工作要做。王兆鹏举了个例子,《黄庭坚年谱》依据黄庭坚《题校书图后》所说:“建中靖国元年二月甲午,江西黄庭坚自戎州来,将下荆州,泊舟汉东市。”随州,又名汉东郡,故宋人多用汉东指随州。年谱作者以为汉东市就是随州,而没考虑行程距离的可能性和空间的合理性。但王兆鹏团队在地图上指画黄庭坚此次行程时发现,如果汉东市是随州,则“黄庭坚一定是拥有私人飞机”。团队查到《大清一统志》标注四川江津县西南一百五十里江边有“汉东市”,这样才有合理的行程。

信息平台最初的功用之一是解决古典文学研究资料分散、时空分离的问题,“过去我们研究作家活动,往往出现重时间而轻地点、时间信息具体而空间信息模糊、时间感强而空间感弱等问题。”王兆鹏说,在实体图书馆里,时间、空间的书会放在不同书架上,“但人文数字技术可以一键生成在一起。”

数据链接之后,新的信息生成了。王兆鹏的数据实践并非始自2012年《唐宋文学编年系地信息平台建设》项目,2011年他和团队出版《唐诗排行榜》,运用统计学的方法得出了一份唐诗前100名的排行榜,其中排在榜首的是崔颢的《黄鹤楼》。

舆论对此褒贬不一。王兆鹏当年回应称,这是把现代科学手段引入到了古典文学作品的研究赏析,是严肃的学术行为。排行榜单本身并非研究目的,是要以此为手段,追问、探寻名篇的影响力是怎样确立的。回头再看当年争论,王兆鹏表示,其时大数据的概念没有普及,“可能是排行榜出现得太早了,谁排第一并不重要,排行榜反映的是历史影响力,帮助我们探究为什么。”

意韵之外的历史风貌

“古人送别是很感伤的事情,正如李商隐所言‘人世死前唯有别’,”王兆鹏说,“但李白《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》却写出了豪迈。”叠加当年送别的时空因素,王兆鹏讲道:“‘故人西辞黄鹤楼’,李白为啥称孟浩然为故人?因为他们此前一年,曾在襄阳见过。孟浩然已是诗坛大咖,李白还是文艺青年。文艺青年如何向前辈大佬致敬?孟浩然不是去边塞,是去唐代一线城市扬州,一出要动用航拍才能展现的浩瀚场景跃然纸上:‘孤帆远影碧空尽,唯见长江天际流。’绚丽斑驳的烟花春色和浩瀚无边的长江为背景,极尽渲染之能事,绘出了一幅意境开阔、情丝不绝、色彩明快、风流倜傥的送别画。孟浩然看到一定很开心。”

辛弃疾词“郁孤台下清江水。中间多少行人泪。西北望长安,可怜无数山。青山遮不住,毕竟东流去。江晚正愁余,山深闻鹧鸪。”王兆鹏和团队今年8月去了赣州,实地考察为何词中写“中间多少行人泪”。

王兆鹏介绍,乘船从赣州城区到万安县的造口村,有70公里,沿江要经过十八个险滩,十八滩里岩石如犬牙交错,一滩比一滩难行。南宋庄绰《鸡肋篇》:“赣江江中巨石森耸如笋,水湍激,历十八滩,凡三百里,始入吉州万安县界为安流。”孟浩然《下赣石》:“赣石三百里,沿洄千嶂间。”十八滩的最后一滩是惶恐滩,即文天祥“惶恐滩头说惶恐”那个惶恐滩。建万安水库,现已看不到巨石林立的景象。但从古代诗人所写十八滩的诗作中可想象它的艰险。水底石多,船身碰到就粉碎,船上人跟着葬身鱼腹;枯水季节,水浅滩多,行船艰难。“中间多少行人泪”,既写出路途的艰难,又写出人生的艰难。明白十八滩,也就好理解“中间多少行人泪”了。

“塞下秋来风景异,衡阳雁去无留意。四面边声连角起。千嶂里,长烟落日孤城闭。浊酒一杯家万里,燕然未勒归无计,羌管悠悠霜满地。人不寐,将军白发征夫泪。”范仲淹《渔家傲》词描述的现场在哪里?闭孤城,酒一杯的愁绪起于何处?王兆鹏说,他将和团队在这个秋天去往西北,去寻找、拍摄、感受范仲淹笔下的“塞下秋来”。通过诗人现地研究,在真实的地理空间环境里,感受诗人当时置身于这方天地间的情感,捕捉诗行里的历史瞬间。

沉浸其间的人生感悟

王兆鹏的理想是在已有唐宋文学编年地图的基础上,借助卫星定位、航拍、AI、VR等多种手段,全息呈现古代文学,让大家“像看电影一样沉浸和感受”,从古典诗词里获得人生智慧。

王兆鹏在讲坛现场吟唱了苏轼《定风波》。王兆鹏解读,苏轼此时选用词牌“定风波”,也许是意味着“风波定”,其由词藻传递出的信息——诗人已转化为哲学家:“一蓑烟雨任平生”“也无风雨也无晴”。

“此时的苏轼,已由初贬黄州的愤懑不平转向坦然旷达。苏轼诗词的动人之处,是从日常生活中发现美和哲理。经历过疫情的我们,可能更容易理解和接受‘一蓑烟雨任平生’的人生态度。”

王兆鹏说,多种技术手段的运用,跨界融合,是为了让古典诗词在现代“活着”,更好地观照当下。“不仅仅是就格律讲格律,就诗句讲诗句”,要重现诗句的历史背景、地理坐标,要理解诗句投射的当年事、当年情。数字人文的实践是为了让人更容易接受传统文学,但王兆鹏依然强调,“我们还是需要放下手机的阅读,需要可以停下来思考的阅读。”(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王晶 通讯员 刘虹 李茜

精彩推荐

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